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 | 考试提醒 添加收藏 XML
江苏考试类别
江苏考试地区
江苏公务员资讯网,为您提供公务员考试第一手资料!
您的当前位置:江苏公务员资讯网申论资料 >> 热点时评 >>

2011年江苏公考申论热点之延迟退休现象

Tag: 江苏公务员 公务员考试 申论热点 2010-12-23    来源:江苏公务员资讯网 【 打印 】 我要提问我要提问
  上海试水“柔性延迟申领养老金”,再度引发公众对“延迟退休年龄”的热议。这份名为《上海市企业各类人才柔性延迟办理申领基本养老金手续的试行意见》,将从2010年10月1日起开始实施,根据该意见,男性延迟申领基本养老金年龄不超过65周岁,女性不超过60周岁。官方称,此举是为了更好发挥人才作用,对领取养老金问题作出规定,不涉及退休年龄问题,但舆论普遍认为,此举虽未触动退休年龄红线,实质上已有突破,其主要目的在于缓解养老基金压力。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透露,目前正在研究我国退休年龄问题。国际上也将延迟退休年龄,作为缓解养老金支付压力的一种普遍选择。那么退休年龄应如何划定?延迟退休为何成为潮流?延迟退休年龄会面临何种挑战?
  【应试思路】
  1. 退休年龄如何界定
  目前全球共有165个国家对享受养老金的退休年龄做了具体规定。全世界男性平均退休年龄约为60岁,女性约为58岁。总体上,发展中国家的法定退休年龄要低于发达国家。各国的退休年龄主要是综合考虑劳动者的健康状况、人口的平均预期寿命、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养老保险金的支付压力、社会经济发展对劳动力人口的需求以及社会对工作权利和休息权利的总体认识等因素而确定的。
  目前,我国规定的男性退休年龄是60岁,女性为55岁(有些单位的有些职工还没有到退休年龄,就提前办理了内部退休或病退)。这一规定是在上世纪50年代制定的,应该说已经不符合当前的社会情况。
  我国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已经提高。从当时的50多岁上升到目前的超过73岁,平均受教育年限和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平均年龄也逐年上升。特别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就业群体,教育培训的年限延长,人力资本投资周期延长,就业开始的年龄晚。若维持现在的退休年龄不变,无疑是一种人才资源的浪费。对不同行业的不同退休者,实施让能工作者工作、让想退休者退休的弹性退休年龄比较合理。
  在国际上,很多成熟和完善的养老金体系都是采用男女同龄退休。但我国规定的女性退休年龄低于男性,而且沿用至今。女性平均预期寿命高于男性是人口发展规律的体现,而在我国女性不仅早于男性退休,且女性和男性的养老金水平不平等,她们的工作权利没有得到同等的对待和尊重。
  养老保险支付压力的存在,客观上需要延迟退休。1991年,为适应经济体制转型,我国各地逐步建立起统筹账户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养老保险体系。改革前没有个人账户及资金积累过程,待这部分职工退休领取养老金时,只能“挪用”后来人缴纳的养老金,从而形成养老金个人账户“空账”运行。由于人口老龄化及养老金水平的提高,“空账”越来越大,至今已达到1.3万亿元,30年之后城市养老金“空账”规模可能达到6万亿元。延迟退休、提高个人账户缴费率都是做实个人账户的办法。
  2. 延迟退休有何效果
  从理论上和经验上分析,延迟退休年龄可以达到如下效果:
  一是减少养老金支出。因为人口老龄化诸多效应叠加,包括速度效应、规模效应、余寿效应、进位效应等,使得养老金支付速度加快,规模加大,时间延长,再加上通货膨胀等因素的影响,为了确保退休人口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以及共享社会发展成果的权利,人均养老金水平要适时调整、不断提升,政府支付养老金的压力必然加重。而延迟退休的做法可以延迟养老金支付,从而缓解养老金支付的当前压力,一定程度上缓解养老金缺口甚至亏空。
  二是增加养老金收入。延迟退休可以相对增加工作人口,从而缓解人口生育率长期下降可能导致的劳动力短缺问题。这一点在发达国家和地区表现尤为突出。人口老龄化带来的一个具有普遍性的挑战是退休人口与工作人口比例发生变化,产生“生之者寡,食之者众”的后果。要缓解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养老挑战,在根本上需要保证社会财富的创造和养老金的储备,这有赖于工作人口的规模、生产和创造。
  三是有效开发人才资源。延迟退休年龄意味着各行各业身体健康的高龄人才能够多工作几年,为社会经济做出更多贡献。在上世纪90年代初,国家对有高级职称者作出过规定:副高级职称以上,男性退休年龄到65岁,女性到60岁。上海此次《试行意见》就以此为参考,指出有专业技术职务资格人员,有技师、高级技师证书的技能人员,以及企业需要的其他人员,在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如果工作需要,且本人能坚持正常工作,经本人申请,并与企业协商一致后,可以延迟申领基本养老金,男性一般不超过65周岁,女性一般不超过60周岁。
  3. 延迟退休年龄面临什么挑战
  延迟退休从世界各国经验来看,不失为一剂良方。只是社会各阶层利益诉求不同,看法和立场也就不同。延迟退休年龄能否成功,有两个挑战需要关注:
  其一,如何平衡权利的关系?在业者的工作权利、年轻人的就业权利和退休者的休息权利有一个博弈的过程。退休年龄延迟在一些国家引起了强烈的反响。2010年2月23日,西班牙爆发全国性的游行示威活动,万余名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政府将退休年龄从65岁延长至67岁。游行示威者打出的口号是:要工作,不要养老金。言外之意是,先要解决失业问题,养老金问题可以暂缓。无独有偶,法国近期发生的大罢工则是要求休息的权利。2010年9月7日,为抗议法国政府推出的退休体制改革法案,法国各大工会举行公营部门员工全国总罢工,共有114场游行示威活动,走上街头者逾200万人。游行方队举着“工作多了,工资少了”、“要给所有人退休金,不要工作到62岁”等标语,提出强烈诉求。
  第二,如何保持制度的弹性?弹性就是制度的适应性和适应力,能对不同行业的劳动者区别对待。对一些工作劳累、收入又低的体力劳动者来说,提前退休才是解脱和享受。分类对待有助于社会和谐。高失业率的行业暂时不要实行推迟退休制度,避免推迟退休恶化就业形势。延迟退休不宜在短期内向全国以及全行业特别是公务员、事业单位、国企等垄断行业推广。
  国际上反对的是强制性延迟退休,赞成的是自主性选择退休。早退少得益,晚退多得益。双向推进比较稳妥:一方面逐步延迟退休年龄,另一方面逐步扩大退休选择。一些行业部门的工作者可能希望提前退休或者按原计划退休,享受退休生活的乐趣,而不在乎推迟两年退休是否养老金更多。能否赢得公民的认同,公民是否有选择的权利,是提出弹性退休制度的主要依据。制度的人文关怀十分重要,这也是我国倡导的科学发展观的要害所在。以人为本需要考虑老年人的权益。


RSS Tags
返回网页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