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 | 考试提醒 添加收藏 XML
江苏考试类别
江苏考试地区
江苏公务员资讯网,为您提供公务员考试第一手资料!
您的当前位置:江苏公务员资讯网申论资料 >> 热点时评 >>

2016江苏公务员申论热点:岭北建橘园 良田荒废难收场

Tag: 江苏公务员申论热点 申论热点 2015-10-10    来源:江苏公务员资讯网 【 打印 】 我要提问我要提问
  江苏公务员考试网本章提供2016江苏公务员申论热点:岭北建橘园 良田荒废难收场。更多复习资料可查看2016年江苏公务员考试复习用书
  【背景链接
  我国自古就有“南橘北枳”的说法,秦岭淮河以北不适宜橘树生长,这是人所共知的自然规律。但位于秦岭以北的陕西省户县庞光镇王寨村,偏偏就有200亩“岭北橘园”。记者近日在这里采访发现,橘园非但没有硕果累累,反而有大量橘树早已枯死,被荒草湮没。这里的农民缘何违背自然规律种植橘树?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王寨村的橘树种植地
  王寨村的橘树种植地 姜辰蓉摄
  【深度分析
  岭北橘园:废弃大棚 荒草枯枝
  说起种橘树的事,王寨村村民雷永朋有一肚子话要说。原来,2010年3月,该村村干部投资10万元,从城固县引进了一批橘树种在大棚里。几个月后,天气转暖,几棵橘树稀稀拉拉地结了一些果子。“我尝过,酸得很,肯定卖不出去。”雷永朋说。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件事不仅被当成“岭北种橘”的成功范例加以宣传,而且成了王寨村大面积种植橘树的开始。有村民告诉记者,庞光镇镇政府开发办主任、当年兼任王寨村党支部书记的贺虎兵,曾请来户县当地媒体采访宣传。还在当地报纸上发表了文章,称在露天培育成功的基础上建成了橘园等。“实际上一颗橘子都没有卖。”这位村民说,为了配合宣传,村里还花钱请一些人来撑场面,让电视台录像。“就那几棵橘树,翻来覆去地拍。”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2011年,当时的村干部开始力推橘园建设,有的村民也开始跟着种,一些村民小组则是集体推进。最终,王寨村橘园面积达到200多亩,涉及全村7个组,大约200多户人家,每亩橘园投资在1.5万元左右。但在2011年秋天,刚种到地里不久的橘树就出现大面积干枯。
  记者在王寨村看到,大片荒芜的土地上,荒草长得有一人多高,大棚的钢架、水泥架在其中若隐若现。在村民的指点下,记者才勉强辨认出湮没在荒草丛中的橘树枯枝。“这里以前都是良田,一年能种两次。现在却一直荒废着,都四年了。”雷永朋说。
  今年66岁的雷永朋有果树种植经验。因此,村里上马橘树种植时,他曾进行过劝阻。“我还专门请教了专家,专家说我们这里不适宜种橘树。”雷永朋说,“我给村里人说过不要盲目种植,但还是没劝住。”
  一笔烂账:农户寒心 政府回避
  记者采访了解到,为短时间内大面积种植橘树,王寨村采取了两种方式:一种是通过宣传引导村民自发建棚,另一种则是在村组干部强迫下村民不得不入股建棚。
  56岁的赵奎生就是自发种植橘树的村民之一。赵奎生说,2010年,村委会引进了一批橘树,并建了10亩试验田,这些橘树当年就开花挂果。“当时并没有考虑到这些引进的橘树根部携带较大的土球,而且没有过冬。”赵奎生说,自己当时觉得如果在北方种成了橘树,是件很光彩的事,于是就跟着干了。
  但事实并未如赵奎生所愿,他种下的橘树虽然当年结了一些果,但都“黄不黄、绿不绿的”,直接被他扔掉了。“到现在一共投了3.6万元,什么回报也没见到。”每每说到投资橘树,赵奎生就唉声叹气,后悔不已。
  除了小部分村民自愿跟风种植,更多人则是有苦难言地“被迫”入股。2011年3月,王寨村12组的村干部,在未征得本组村民同意的情况下,将未成熟的小麦铲除,种上了橘树。村民余倪钊说,12组是统一征收良田,由村干部统一购买树苗、统一种植。种第一批试验田时,曾强迫村民每人缴纳1000元入股。“第二批大棚建设村民不同意,村民代表就把青苗给铲了,大家挡也挡不住。”村民邢大姐说。
  采访中多位村民表示,耕地荒了四五年,损失很大。村民也多次想复耕,但考虑到这样的话,将来一旦赔付,连个证据都没有,就只能继续撂荒。村民也曾多次到镇政府、县政府上访,但至今毫无结果。
  记者随后到庞光镇政府,刚刚说明来意,一位工作人员就抱怨“怎么又是王寨的橘园”,但随后则表示自己并不了解情况。镇政府办公室一名副主任说,他是2013年才到镇政府工作的,并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听说当年是为了带领村民致富才上马的这个项目。
  在记者多次联系后,贺虎兵回复了一条短信,说事到如今他“也很委屈,也是受害者之一”,除此之外不愿过多提及此事。记者还曾多次试图联系时任王寨村村委会主任余拚元,但对方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余拚元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当年为了发展观光休闲农业,村里把“岭北橘园”作为一个亮点,主要是为了吸引人。他还表示,庞光镇东边的草堂镇在2010年前后开始大量征用农村土地建设草堂基地项目。建设“岭北橘园”,也是村干部和一些村民出于日后土地被征用时能多得一些赔偿的考虑。他们认为橘树在北方稀有,一定能得到最高赔付。但草堂基地从2012年起,就放慢了扩张步伐,到现在也没提及征用王寨村土地的事情,“岭北橘园”就此烂尾。
  采访中,一些村民也证实了余拚元的说法。“橘树在我们这里是稀罕物,补偿价格高,原本想着即使橘树不结果,还是会有征地补偿款。”有村民说。
  田园荒芜 谁应担责
  曾任职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果业专家张志成表示,柑橘生长要求全年平均温度在15摄氏度以上,西安地区年平均温度只有13.4摄氏度,户县还要更低一些。位于秦岭以南的汉中市是种植柑橘的最北线,加上种植柑橘要求土壤为微酸性或酸性,北方的土壤一般偏碱性,也不适合。
  “大棚种植虽说可以提升温度、改变土壤,但成本自然也就高了。”张志成说,南方地区2000多万亩柑橘,便宜的一斤才几毛钱,北方种植根本不可能赢得市场。
  迁延至今,王寨村土地还在撂荒,农户的损失也没有得到弥补。干部大力倡导、农民南橘北种,导致农田荒芜,农民投资“竹篮打水一场空”,这样的一场闹剧谁来负责,又该如何收场?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燕表示,村干部在未经过市场调查、科学分析的情况下,引导村民犯常识性错误,甚至强迫村民种植,应该承担大部分责任,而不能全部让老百姓埋单。
  张燕指出,村镇干部要有基本的农业生产常识。就算搞创新,也要经过科学论证。很显然,当地上马橘园项目,根本没有做过深入的市场调研。即便橘子丰收,也卖不上好价钱。
  一些专家表示,“岭北橘园”事件以荒唐的方式折射出一些干部好大喜功的心态和脱离群众的作风。同时,也说明在倡导勤劳致富的同时,社会上还有很多人抱着投机取巧、不劳而获的思想。


相关问题相关问题
RSS Tags
返回网页顶部